我成为谁的期待

陌茗

我不知道年轮已流转多少回,才让曾懵懵懂懂的心渐渐有了坚强的理由。

我不知道樱花已流溢多少夜,才让曾日日夜夜的人渐渐有了回忆的眼泪。

我只知道那走在香樟树下的依偎着的情侣,他们过得很幸福。

我只知道金鸡湖畔有人仍会去遥想,看那璀璨烟火开满天,听那月光垂柳伤一曲。

不是很失落,不是很难过,我只是站在2012的最后,去细数属于自己的流年。

2012年12月31号,时光是在飞逝,可我却在原地等候,等候在谁的回忆里,等候着谁的眷顾,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去,然后不语。苏州的冬季,雨下的很猖狂,风雨随伴,一个人雨中前行。很多人说,我还没长大,我想也是,我要是长大了就不会每天脚步都很快,只为比时间快一点,只为尽快见到她;我要是长大了,就不会从来不会给父母打电话,告诉他们我很坚强;以前的我,总是喜欢走在铺满白色月光的街道,慢慢走着,感受夜晚的安宁;以前的我,总是喜欢低着头,行走在雨中,没有为什么,只是想让自己更清净。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躺在自己的床上,一笔一划的写出自己的心。只是一年过去了,我不知道我得到了什么,或者说我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。

当我踏上求学的旅程,我没有回头,心想那是自己时常向往的地方,一如潮水澎湃的热情,瞬间倾覆在我的岸旁。当我睁开眼时,一切都已不再那么美丽。拖欠疲惫的躯体,游荡于自己心中的圣地,昏沉的角落早已把我双眼闭合,我的四肢早已麻木。我是在想,世界就在眼前,为什么它就是个瞎子,看不到手执明灯的我。

有过太多不切实际的想法,有过太多自己从没想过的行动。

晓暮浓冬,雪色迷茫,谁曾在雪地里划出蔓延已久的秘密,谁却只能听着故事哭泣。

少年、本是轻狂的词语,而我、却融入了花季之中,融入了那能令我如醉痴迷的枫叶之中,我用回忆刻写你的美丽,于天平山的枫树,来年我轻拿枫叶等待在满地白雪的山涧,等待它长出你的笑容。让我轻微一笑,没有风,没有雨,我却看不到早已凋零的花,不会再生出火红的颜色,我躺在巨石之上,仰望蓝天之巅,那柔弱的云彩刚才又变换了模样,倒映天河,已是我永远触摸不及的天使。暮色慢慢来临,像一笔水墨泼洒在白纸上,那一笔,那么潇洒,犹像当年战火飞扬。细微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我身上,温暖了我的身体,却没有温暖我的心,手一直是那么冰凉。窗外正在消融的冰棱,还有空气中浅浅的墨香,都一点一点慢慢消失。没人会记得,它们只是冬天里必须出现的过客。

眼前的风景,早已不及你的出现,沿着弯曲的小河,踢落水中的石子,荡起微微的水痕,一如既往的出现在你手里的回忆。手中斑斑点点的血迹,不自主的流出破裂的疤痕。隐隐的痛了起来,还有掉落湖水的泪水,奔赴而去。世界那么大,选择你,是我此生唯一的幸运。姗姗而动的芦苇,依偎在附近的小舟。宿鸟哀啼,天色昏暗。那些动态,那些热情,都是你无法触及的伤口,而它却一次又一次皱裂开来,只是静静的望着,直到星辰降临。

我是仍然相信,谁都可以改变,没有人是一直不变的。没有人是天生不合的。只有我们的心,对他人的看法,造成的矛盾与争吵,像vv说的那样,如果能够多一点点宽容,生活也会多一点点微笑。真的是太在乎,也许真的应该渐渐舒缓。

太多的话语,早已沉入千年冰封的海,从未等到谁将它融化。

我成为了谁的期待,谁在我的世界里埋下我前世的记忆……自己认为写的很煽情很煽情的话,对你却是一种很难过很难过的伤害。是等的太急,还是太久,亦或是无法承受。一个人,眼前渐渐模糊的模样,还有你生气时傻傻的表情。我该怎么懂得,出乎意料的结局。